BOB最新下载 bob88  

1年降2级!141年球队死忠:我可以献出生命和老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haozhu.com/,拜仁慕尼黑

“22年来我从未缺席过客场比赛,这是我的俱乐部,我会为他们付出生命。我们烂得和屎一样,但谁在乎?”

“能请来克里斯-科尔曼这么出名的主帅,我太兴奋了,如果抓到我太太跟他上床,总比抓到她跟擦窗户工人好受一些。”

桑德兰,英国141年的俱乐部,征战英格兰第三级别联赛(英甲),在2018年的圣诞前夕,光明球场涌进了46039名球迷,这个数字直接打破了利兹联在2009年创下的38250人的上座纪录。

在桑德兰,殡葬机构经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况,逝者穿着代表桑德兰的红白衣服,甚至有些人会要求棺材都是红白两色,于是他们也特意为桑德兰的死忠球迷准备了一个温馨的告别仪式。

短小的棺材被红白两色的队徽和光明球场的图案紧紧包裹,很多人彼此素不相识,却穿着一样的球衣,伫立在灵车的两旁。

2017年7月14日,6岁桑德兰小球迷布拉德利逝世一周后的葬礼。这一天是工作日,但很多人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成千上万素不相识的黑猫球迷(桑德兰球迷简称)走上街头,握着鲜花,拿着气球,目送着那位身上流淌着桑德兰血液的小天使渐渐远去。

“我刚刚在公车上看到一位陌生人,他穿着桑德兰的衣服,背后名字印着布拉德利。尽管我跟他也不认识,但看到这一幕后我的喉咙就哭哑了。”一位47岁的桑德兰球迷久久难以自拔,很是难过。

“桑德兰是个大家庭,人们团结一心。”在殡葬机构的负责人霍格看来,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从小都是看着桑德兰一起长大的,不是家人却胜似家人。

每当有家人离去,每当俱乐部遭遇困境,黑猫球迷的第一选择都是陪伴,彼此的命运早已连结在一起。

2018年的复活节前夕,在桑德兰的圣玛丽大教堂,神父马克带着众多黑猫球迷一同为俱乐部祈祷。

“复活节是奇迹的时刻,复活的时刻,带着信仰、希望,以及这个城市里的团结精神,我们会如凤凰一般重生,不管去向哪里,我们都会卷土重来。”

那时的桑德兰已经降级一年,在英冠的保级形势也岌岌可危,唯有打出绝佳的战绩才能避免降入英甲,而这也决定着很多人的未来。

在俱乐部里,垂垂老矣的球迷安迪早就该做髋关节的手术了,但他依然会守在俱乐部门口,每天都给球员、教练和职员开门,而在餐厅工作的乔伊斯和帕特里克不仅一丝不苟地负责着大家的吃饭日常,如果没看到主教练,他俩还会去敲主教练科尔曼的门,提醒后者需要吃点东西。

比赛开始前,乔伊斯在大巴车上紧张不已,她不断地提到“复活节”。像她一样,很多桑德兰球迷都盼望着球队从这一天开始重生。

比赛并不困难,当她通过大巴上的电视看到桑德兰打破僵局的时候,兴奋得拍着双手,就像小孩一样。和她一样高兴的,还有远征德比郡的数千球迷,在收获了一场4-1的大胜之后,他们忘却了这个赛季的所有痛苦,放声高歌:

“别带我回家~请别带我回家~我不想回去工作~我只想待在这,喝掉所有的啤酒~请别带我回家~”

在拥挤的人群中,一位来到客场的残疾人球迷甚至拆下了自己的假肢,和着音乐的节奏不停地摇摆,就像把假肢当作了指挥棒一样。

然而,一场比赛的胜利无法掩盖球队的弱点,联赛倒数第二轮,输掉比赛的桑德兰还是提前一轮降入了英甲,一年内连降两级,而这也是这家141年老店的第三次英甲之旅。

看台上,众生百态。有人愤怒地指责着裁判,掏出钱来讽刺黑衣法官收了“黑钱”,也有人默默地流下了泪水,还是不愿意接受一年连降两级的残酷现实。

有人怒骂管理层和主教练,“恭喜”他们成功地毁掉了自己心爱的俱乐部,也有人希望科尔曼能留下来,毕竟没有资金支持的他很难展开自己的计划。

赛后,在票务窗口前,来更新季票的球迷却排起了长队。230镑(约2100元)的费用,很多人眼睛都没眨就从钱包里掏出了钱,现在他们只能咽下苦果,因为继续支持桑德兰是唯一的选项:

“情况有多糟都不重要,桑德兰上次降级到第三级别联赛时,我没有放弃支持,这次俱乐部进入英甲,我也会继续支持下去。”

黑猫的死忠们提议将球场里那些已经褪色的座椅更换一下,于是在新赛季开始前,俱乐部的球员、职员和球迷都参与到了这个特殊的历史进程中。

身为一个出租车司机,皮特-法雷尔特意歇了半天工,拉着自己的好朋友吉米来更换座椅,一些季票持有者更是将拆下的老座椅带回了家,在这些座椅上,他们和俱乐部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仅仅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光明球场就变得焕然一新了。

降入英甲,的确是一件让大家很难受的事情,但只要球迷还在,一切就都还有机会,就像赛季开始前依然来更新季票的那些人一样:

2018-19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保持在积分榜前列,不仅长期保有直接升级的希望,还杀入了英格兰锦标赛的冠军。

这是一项专门针对英甲、英乙和第五级别联赛的杯赛,对于大部分长期征战低级别联赛的中小俱乐部来说,足总杯和联赛杯过于飘渺了,英锦赛冠军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荣耀。

如果能够捧起冠军,桑德兰的荣誉室不仅将在2007年之后增添一座新的奖杯,也能为球队重回英冠增添更多的动力。

很多桑德兰球迷重新感受到了俱乐部的生机,特意跑去纹身店纹了:我心永随桑德兰。

正如司机皮特-法雷尔所说,英格兰东北部不是什么发达地区,但这可是在温布利举办的决赛,很多人从出生到现在都没随球队来过这里,所以桑德兰球迷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但是,比赛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的过程发展,先进一球的桑德兰被逼平,虽然他们在加时赛的进球将比赛拖进了点球大战,但最终还是倒在了12码前。

满脸遗憾的老伴只能红着眼眶看着对手举起冠军,尽情庆祝,解说员说桑德兰仍然要痛苦地等待温布利的胜利的到来,但没人知道下一次桑德兰闯进杯赛决赛是什么时候,没人知道这些球迷下次还能不能来到温布利。

从某种角度来说,杯赛的失利并不意味着赛季的失败,因为球队的终极目标是回到英冠联赛。在英甲的最后几轮,桑德兰没能咬住牙,失去了直接升级的机会,只能被迫参加残酷的升级附加赛。

历经千难万险,拜仁慕尼黑他们闯入了升级附加赛决赛,再度回到了温布利。剧本有如之前一样,比赛开始后早早进球,领先的桑德兰没能保住胜局,被对手在哨声吹响前绝杀。

伤停补时阶段,查尔顿反超比分,脸上布满皱纹的老太太极力捂住双耳,不想听到对手盛大的欢呼,试图将自己封闭起来。终场哨响,她抬头俯瞰球场,任凭眼泪肆意流淌。

看台上,强忍痛苦的父亲抱住了自己的儿子,把他紧紧地搂进了怀里,此时说什么都无法掩盖悲伤的底色,父亲只好带着儿子,一边鼓掌一边高喊:“我心永随桑德兰。”

一旁的桑德兰女球迷久久无法释怀,红着眼眶:“为什么总是对手在庆祝,为什么不是我们?”老爷子无言以对。

场外的桑德兰球迷等到了俱乐部老板,面对“我们会变好吗”这个问题,后者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这已经是桑德兰第8次输掉升级附加赛了。

看台上的女球迷还是无法接受连续失败的事实,老爷子也只好不断地安慰她。那对父子的背影逐渐缩小,慢慢消失于温布利的人潮中。

因为有些球迷罹患心脏病,但他们还是会坚持到球场里支持球队;有些球迷在没有转播的周六下午三点,也会坚守在收音机前,哪怕没有画面,听到进球的消息也会激动地跳起来。

在降入英甲的那个赛季的颁奖晚会上,91岁的乔治-福斯特获得了英格兰足球联赛年度球迷的称号。

老爷子嘴上说他很开心,但是如果能用这个称号换取球队避免降级的命运,老爷子一定会同意这个交易。

Leave A Comment